現在Kenneth跟職業訓練局和信義會合作訓練退休人士,大部份是五、六十歲的哥哥姐姐們,他們渴望帶給人歡樂。這些培訓和他自己的表演有很大的分別,他總結為:「由人感染人,再由其他人感染人」,這些培訓工作亦令更多退休人士受到身邊親友的關心,拉近了人與人的關係:「很多哥哥姐姐在最後一節哭着說,給了他們很多機會,認識了很多朋友,原來自己可以氹人開心!。」這些由衷的感謝,以及他看到學生們親密無間,令Kenneth 覺得訓練達成「老有所依」,也改變了別人的生活,於是他成立了醫生小丑協會,凝聚了這股義工力量。

澄黃的溫柔關愛

醫院小丑協會現主要為老人院和醫院服務,由於服務對象不同,他們的表演的方式也需要調整,例如:長者最需要的是關心,而病人則是一項心靈治療的服務,當他們到訪醫院,都要戴上口罩,也要注意動作的幅度和控制聲浪。除了病人,醫護人員也是他們的服務對象:「小丑作為中間人娛樂他們,亦令醫護人員跟病人的關係更融洽」,Kenneth希望未來醫院小丑可一個月到訪一次,以求跟服務對象建立關係。

 

由兼職到全職,再由全職變成義工,也實實在在地反映了他的心境進程。Kenneth自問很享受每次演出,當中也得到不同的快樂:因為每次表演都是即興的,就算一樣的角色、相近的演出,但因著不同的觀眾,他們不同的反應,就能帶動出不同的互動。所以,每次演出,都能保持新鮮感。

寄語

炫紫的人生道理

面對次文化的衝擊與渲染,如《Batman》或電視劇中,令小丑的形象在整個亞洲人的心目中太負面,尤以白面小丑為例,他一出來就很容易嚇到小朋友,所以香港只有花面小丑,故表現方面則較侷限。當Kenneth獲得獎項後、多了報導,小丑在大眾形象上得到更正面的肯定,更有很多商場以馬戲團為裝飾主題。

「外國流行一種小丑劇場,在大劇院、馬戲團表演,擔當不同角色,符合角色需要,可以讓白面小丑、花面小丑、流浪漢小丑都登上舞台,有更多衝突位、表演空間,亦可製造意想不到的戲劇效果。」Kenneth自己也籌備在香港表演的「小丑劇場」,希望可能一步一步,由街頭到劇院,他正招攬一班學生,透過訓練後,讓他們可以有更多的發揮,慢慢可以做到媲美外國的「小丑劇場」,藉此推廣小丑文化:「我們表演的地方,都是開心的地方,我們所想的一定非常正面,更應有一種責任:小丑的惟一目的,就是將歡樂、希望帶給別人。」

翠綠的美好祝願

Kenneth當職業小丑已有15年,但他自言仍在學習中,仍有很多的新意念,也可以有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嘗試。「要學/想學的太多了,永遠不會有盡頭,但前提是心態好、投入到。反而怕也是不一個問題,因為小丑就係做咩都錯,做咩都撞板,已經很好笑,哈哈兩聲便走!」當然,要成為小丑,訓練與經驗缺一不可,他補充:「由經驗中知道什麼觀眾可以再玩?需要收手?定可以再玩癲啲?而且小丑不是全世界的人也喜歡,總有人會驚。所以會由淺入深,和其他朋友玩先,再和他的父母玩,令他知道小丑是出於善意。」

 

Kenneth對時下年青人也寄語:「對大部份行業,學歷不是最重要,反而經驗更重要;而你是追求夢想的人,便盡情投入、嘗試,因為以自己的興趣做自己的職業一定會事半功倍。」他每一次培訓總會跟學員說:「沒有人不能學會我們教的技巧,只有一些不勤於練習的才不能學懂。」而每次的成果,也加強他這個信念,期望看到這篇分享的你/妳,未來也可以綻放繽紛的光彩!

入行貼士-小丑

  • 可報讀屯門仁愛堂特設專業進修課程,由多位現役或前主題公園藝術表演者任教。修畢進階課程,可獲實習機會,經師傅帶入行。畢業生可先做兼職,以累積經驗及儲備客源

  • 有表演細胞的女生可考慮入行,現時課堂上男學員居多,但業界卻對小丑姐姐的需求甚大

  • 小丑也有淡、旺季之分。在行業淡季期間,要另尋其他商機,如開班教扭氣球等

  • 此行發展前景非常好,時薪甚至可達過千港元。現時聘請小丑的場合主要有生日會、商場活動和公司慶祝

編採:黎亦琪、溫俊然、張家灝
出版:共融教室有限公司
2016年2月

行業冷知識

【小丑種類】

  1. 白面小丑:源自宮廷小丑,最高尚、上流、華麗的

  2. 流浪漢小丑:衣服破爛、扮醉酒、塗污自己的臉,哄礦工開心,苦中作樂、自謔

  3. 花面小丑:較後期出現的,隨著馬戲團出現,服務大眾的花面小丑正式誕生,擔當搞笑角色,負責間場,緩和緊張刺激的情緒 。香港9成以上是花面小丑,KenKen也屬於此類

【不同地區的小丑也有分別】

香港:服飾較美、鮮艷

日本:較着重技巧
美國:較多DIY,例如會製作一個大盒子,並匿藏其中,或整件衣服是一隻天鵝,模擬騎在天鵝上

【行規】

不能在人面前落妝、食飯、盡量不要說話和站在人前講電話

訂閱《職活》

Congrats! You’re subscribed

《職活》010
人物:吳浩賓(職業小丑  X  小丑義工)

吳浩賓小檔案

  • 世界小丑協會(WCA)的大中華區的召集人

  • 香港小丑協會、醫院小丑協會及red nose production創辦人

  • 2012年世界小丑錦標賽氣球組冠軍,並獲得「小丑王」的美譽

  • 曾擔任香港大年初一花車巡遊的壓軸主角

白臉、紅鼻、大笑,令你想起了什麼?是《Batman》中那十惡不赦的奸角小丑?還是高登網友趨之若鶩的小丑神?但你可曾記起小丑本來是為大家帶來歡笑與娛樂?今次我們走訪了本港職業小丑吳浩賓(Kenneth),他不但是世界小丑錦標賽扭氣球冠軍,更獲得「香港小丑王」的稱譽。現在,就由他細說心語,讓我們更了解小丑白臉背後那色彩繽紛的另一面。

   「職」:職業小丑

 

青蔥的年少機遇
Kenneth在中學時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接觸話劇,一開始時演花花草草,然後有機會嘗試不同角色、崗位,便慢慢愛上話劇,更令他活躍於大大小小話劇、即興表演:「那時一個演出便排練3個月,辛辛苦苦的準備,然後到表演一刻,很有成功感!」而在Kenneth讀話劇時也開始了解小丑,更開始當兼職小丑,而當時此行有危亦有機:「危就係當時嘅人對小丑好反感、負面;但機就係冇人做,肯做就有人請,而且要求不高,於是有很多學習機會。」Kenneth更慢慢地發現:「小丑化妝後無人認得,做咩都得!觀眾反應夠快、夠直接,能夠直接感受到觀眾既快樂,會帶來很大成功感!」經過不同的機會與嘗試,Kenneth之後到沙田史諾比公園和海洋公園小丑學堂接受專業培訓,學到很多技巧,最後更全情投入小丑行業。   

  

火紅的光輝成就

經過三年多的訓練,Kenneth受迪士尼公園之邀請擔任氣球師。那段期間,大大小小的迪士尼卡通人物氣球均出自他的手,更與不同的人建立關係:「曾有位客人每次到訪迪士尼,都會主動找我幫忙扭一朵氣球花,最後把成品拍照給我,令我很感動。」2012年時,他代表香港到美國參加世界小丑錦標賽,他坦言比賽前沒有想過能取得獎項,怎料贏取了氣球組冠軍後,有很多記者爭相採訪他,並為他冠以「小丑王」的美譽。奬項的背後,必定有不少汗水和淚水,但這奬項為他帶來一份肯定,亦令家人、朋友對這職業改觀,一洗過往不務正業的印象,更堅定他小丑的路。之後,Kenneth成立了Red Nose Production Ltd.,致力培訓更多人投身小丑行業。

  

現在Kenneth是世界小丑協會(WCA)的大中華區的召集人,主要負責中國、香港及澳門三地的小丑藝術文化的組織及推廣;未來他會更進一步,兼任亞洲小丑協會會長,統籌不同國家的小丑節、交流活動,每次活動更會進行不同的義工探訪活動,足跡遍佈老人院、孤兒院、貧民區。「我期望以最直接的方式讓當地人感受到小丑的熱情、欣賞小丑的表演!」Kenneth補充,小丑是一個好好的主題,因為無分國界,純以肢體動作、身體語言去表達:「我到現在也找不到一項工作與小丑去比,是更寓工作於娛樂的。」

綻藍的內心變化

Kenneth走遍各國,看過不同國家的小丑表演,於是他創造了「小丑KenKen」一角。在角色設定時,滲透了不少港式元素:「KenKen因應社會變化而走出來的,比較喜歡整蠱人,身體語言、動作上表現『懶醒』,以這種方式哄人開心,就著角色性格上,服裝更誇張、華麗。」天生好愛貪玩的Kenneth,但慢慢也發現,自己與KenKen也有很大分別:「KenKen可以好放、好盡,可以不顧自己的身份;自己和以前相比不同了,身份、稱號多了,自己需要負責多籌劃、更商務向,不再是一個人,成了一個團隊、一間公司,要兼顧得較多」但當他變了身、化了妝,戴上紅鼻子後,分別很大,同時也為自己來帶來歇息的空間:「KenKen這個角色絕對可以用來減壓,甚至乎KenKen阿Q精神的處世態度,反而影響真實的自己。在他的世界中,沒有東西是負面的,沒有差的、所有都沒有輸的。」

「活」:小丑義工

 

柳橙的生命改變

在離開了海洋公園後和未到迪士尼樂園工作的三年間,Kenneth 受聘於一個慈善機構,擔任馬戲雜耍導師,訓練邊青們改過自新,提升他們的自信,增加了自己的教學技巧,適逢當年索拉奇藝坊派了兩位導師到港,並教授導師如何用馬戲雜耍教人,令他從中學了很多不同的技巧,也學了很多教人的知識和道理,過程影響他很多:「我哋令一班人由最初很抗拒,或無自信,到最後可以站在大舞台表演給家人或數百人觀看,更感動台下人為他們拍掌,啟發我原來教人有一種使命。我親眼看到他們的改變,原來我把自己的知識教人,能為人帶來一些轉變,甚至可能比我親自表演更有意義」,這種使命感,不但令他享受教學工作,也鼓勵他未來致力培訓不同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