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活》009
人物:張超雄(社工/議員  X  SEN家長)

張超雄小檔案

  • 社工出身,曾赴美修讀碩士及博士

  • 留學期間在三藩市灣區屋崙市華人服務中心工作,因積極爭取少數族裔權益,獲市政府高度表揚

  • 現職香港理工大學社工系講師,亦為立法會議員,致力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

穿過重門深鎖,直走進神秘的立法會大樓,今天要訪問的對象即映入眼簾──眼鏡和鬍子就是他的標誌;他既是社工,又是議員,更是殘疾人士的家長——他,是張超雄。

「職」:社工 x 議員

 

人生召命

熟悉張超雄的人都會叫他「阿Fer」,此稱呼來自他的英文名字Fernando。如果「張超雄」等如「政治」;「阿Fer」就代表「社工」。他說這是他人生的召命,也是自己最喜歡的身份:「社工是我可貫徹不同崗位的身份,更深信是我在世上最能發揮的角色。我們的天職就是幫助弱勢,希望幫到有需要的人,面對不公時,就為他們發聲、與他們同行,這就是我們的工作!」

義工中的啟發

阿Fer小時候,由出生地澳門移居香港,又由鄉郊的粉嶺輾轉搬到港島,飄泊不定、見盡世情,亦為他日後的工作播下種子。阿Fer是獨子,家中思想較開放,加上父親的鼓勵,故少年時便活躍於社區中心當義工,讓他了解到除了玩樂之外,更可以幫助別人。及後,他更熱衷於參加不同的義工團隊,如聖雅各福群會,負責籌劃義工活動,其中一份給長者閱讀的報紙──《松柏之聲》,便是由他和義工們一手創辦,發行至今已超過四百多期。

 

在學時代,阿Fer形容路途比較崎嶇:「我中學時代成績只是一般,會考也考過2次,在樹仁學院(樹仁大學的前身)唸了2年,又再轉到浸會。後來去美國唸碩士和博士,才知道香港的教育是『搵笨』的。我在美國,幾乎每科都拿A級!」阿Fer以驕人成績畢業於名牌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LA, Berkeley),假如沒走過留美這一段,他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大能力;在香港填鴨式的教育制度下,早就篩走這位博士。

從社工到社福界長毛

留美唸書兼工作期間,阿Fer在三藩市灣區「屋崙華人服務社」擔任總幹事,為當地華人服務。「美國是個相對民主的國家,對少數族裔有強烈的尊重文化。政府制定政策時,經常要徵詢這些組織的意見,雖然我們只服務幾千個家庭,但連同其他機構加起來數萬人,便能產生很大的影響力。」凝聚社群的力量,更促使阿Fer一步一步走向議會之路。

 

說話溫文儒雅的阿Fer,曾被報章評為「社福界長毛」,藉以突出他的激進。你也許以為,他是因為一腔怒火而由社工投身政治,但他卻說:「最初我並沒有這計劃,但自從社福界『一筆過撥款』政策推出,我就覺得問題非常嚴重。我看著美國推出同類政策之後,社福機構要像營商那樣,竭力發掘資金來養活自己,結果就再沒力量去做服務了!回港後,我眼看著香港走向深淵,而整個社工行業都失去昔日的精神,所說和所行越來越背道而馳,而當年社福界的代表議員又太配合政府,因此我才走入議會。」

面對著社福界受資助制肘,被資金來源牽著走,阿Fer坦言:「此行業無疑是走下坡的。但另一方面,隨著社會財富增加,政府在社福方面撥款只會有增無減,社工們仍有很大發展空間的。我們社工有兩大使命:一是替社會解決問題,二是改革社會。後者的重要,是因為個人一些困境、或是家庭的不幸,背後正源於某種結構性因素,如:低工資、房屋政策扭曲等,都是由社會政策造成,跟個人努力與否無關。沒有民主的社會,不公義的環境就會繼續存在。因此,社工改革社會仍有很大的空間。」

「活」:SEN家長

 

不再是詛咒的詛咒

阿Fer有3名子女,最大和最小的都在外地升學,守在身邊的,是患有嚴重智力障礙的次女盈盈。她今年24歲,但生活飲食都不能自理,還有心漏症和肌肉張力欠佳。可以說,她每吃一口飯、喝一口水都要倚賴別人幫助。

阿Fer從義工做起,再讀書、入行,到生了一個智力障礙的女兒,回想起來,仍然是很大的挑戰:「因為自己想和說的時候,當然是『天下無敵』,可以很崇高、很理想;但到自己有一個智力障礙的女兒時,究竟是一個詛咒?福份?還是挑戰?」盈盈出世時,阿Fer當年三十多歲,還在「屋崙華人服務社」工作,當時醫生說孩子已有問題,卻說不出嚴重性,與一般嬰兒一樣會喊會叫,他們也沒有在意。到了她6個月時,仍不懂得坐、發展很慢,當時美國還沒有區別不同程度的智力障礙,加上年齡關係,只能斷定為整體發展遲緩;到了她1歲時,開始抽筋,仍不能站立,便開始發現問題嚴重,阿Fer開始擔心:「當時便開始吃藥、做糾正,以及治療等。」

 

阿Fer說:「如果人間有最惡毒的詛咒,莫過如詛咒他有一個智力障礙的孩子,因為這比自己死更難受,要痛苦一世。」由爭取服務者,轉瞬成為服務受助者;學術理論和親身感受之間,分別當然很大。阿Fer的經歷,是旁人無法理解的。他說:「現在,我並不看成是咒詛,這反而是一項挑戰,開闊了我的眼界。有時候,課堂講的一套,只是專業的理論,卻並不切實際,而女兒讓我更能彰顯社工的角色。」

直接感情流露很重要

身兼議員、社工等多重身分,工作無疑令阿Fer忙得不可開交。「我在家的時間,主要是跟太太和女兒吃吃飯、看看電視。」這些與家人共處的時間彌足珍貴,亦是他生活上最佳的調劑:「女兒最喜歡看電視,我的一大樂趣就是陪她揀選心儀的節目、陪她一起看。盈盈的感情表達很直接——高興的時候,會把你摟抱至不能舒氣;討厭了,就大發雷霆。這事常常提醒我,直接的感情流露很重要。」

由於盈盈有抽筋毛病,阿Fer會讓她午睡,以減輕發作的情況。「礙於她這習慣,從小到大,我們一家只能作半天的活動。」多年來,阿Fer一家從沒有一起去看電影:「這些基本的活動,對我們是近乎不可能的,盈盈在黑暗陌生的環境會極度不安,所以我們連嘗試也不敢。」但他感到欣慰的是,其他子女都很懂事,從沒抱怨過他們這樣遷就盈盈,因為他們都諒解到:「她可選擇的已經不多了,空閒的時間,我們都會留給她。」

 

寄語

阿Fer曾寫過一篇文章,叫「白頭人送黑頭人的福氣」,文章道出年長父母長年照顧有缺陷子女的悲哀:「有很多家庭悲劇,是父母年紀開始老邁,生怕無力再照顧殘疾的子女,所以先殺掉他們,然後自殺。這是每位有相同處境者的不幸!」家有問題兒,阿Fer作為過來人,他有甚麼寄語呢?「SEN(有特殊教育需要)家長要懂得適當時候放下自己的重擔,特別預留時間陪伴其他子女或留給自己。另外也要學會找尋同路人互相支持,以免壓力『爆煲』。」這亦成了他為有需要的人繼續奔走的動力。

 

社會的各位,不論是貧的、苦的、殘的,各有各的難處,共勉之。

入行貼士-立法會議員

  • 立法會現時共有70個議席

  • 議員每屆任期為4年

  • 主要職能是制定、修改和廢除法律;審核及通過公共開支;以及提出質詢

  • 一般議員每月可獲酬金約HK$93,000

 

入行貼士-社工

  • 完成DSE,可循聯招報讀各間大學的社會工作學士;成績未如理想者,可考慮大專院校所提供的自資社會工作副學士學位或高級文憑課程,畢業後註冊為社工

編採:方兆允、張翠茵、溫俊然、張家灝
出版:共融教室有限公司
2015年12月

訂閱《職活》

Congrats! You’re subscrib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