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活》007
人物:Cuson Lo(漫畫家  X  怪叔叔) 

Cuson Lo小檔案

  • 香港廣告插畫師,亦為知名政治漫畫家,活躍於facebook

  • 現為《AM730》駐報畫師

  • 於2009年政改方案審議期間,發佈多份政治漫畫,因此廣為網民熟悉,主要作品為《快樂政治》漫畫及《我的港女老婆》系列

當日本漫畫家尾田榮一郎憑其人氣大作《One Piece》大賣3.2億本,創下「單一作者創作發行量最多的漫畫」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反觀香港漫畫,王小虎腿勢已老,馬榮成穩賺引退,畫出彩虹不再,彷彿是咸豐年代的舊事。然,卻有一位漫畫家憑著諷刺時弊、嘲弄老婆、自詡貓奴,平地一聲雷,打開OL市場,成為炙手可熱的新世代漫畫家。就讓他──盧熾剛 (Cuson Lo / 咳神佬) 現身說法,訴說一個怕老婆的怪叔叔漫畫家是如何煉成的。

「職」:漫畫家

 

現在的Cuson Lo一半職業為駐報漫畫家,負責漫畫連載及報章插圖;一半是自由工作者,舉凡與漫畫相關的工作他都有興趣。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家工作,所有稿都可以以電子形式呈交,不用經常上班,平均一星期只需三日回報社面見社長,如此舒適的工作方式,得來著實不易。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自幼便是動漫迷的Cuson,不論港日漫畫他都鍾愛,畫畫也自然地成了他的興趣。但他卻未想過會當漫畫家:「因為當年港漫流行『龍虎門式』風格(即肌肉型打鬥類),加上成為漫畫助理工作量大、薪酬不高、感覺辛苦,回報更不成正比。」於是,他畢業後便開始找繪畫相關工作,在廣告公司裡擔當Visualizer(視覺傳遞員),負責在廣告拍攝前繪畫分鏡草圖,讓客戶更了解廣告內容。他這樣一畫,便畫了20年,當中經歷了不少辛酸,如:客戶不停發回重做、要求改版,要模仿某畫家風格,不禮貌對待等,但更重要的是,觀眾根本不會有機會接觸到他的作品,難免令他有一種失落。

機會嚟喇,飛雲!
90年代末,隨著舊式港漫式微,反而造就了個人漫畫家的崛起。網路傳媒的興旺,不少創作人以Blogger身份在網路發布漫畫,如馬仔、路邊攤等相繼跑出,也啟發了Cuson在網路上分享自己的作品。開初時,Cuson分享的主要是插畫,其仿油畫的技巧帶出強烈的個人風格,慢慢開始為人熟悉,亦開始有報章找他畫插畫。直至有一次,有報章找他為「奧巴馬當選」畫刊登於頭版的賀畫,馬上被另一免費報章的社長賞識,力邀其加入報社。經洽談後,Cuson得到對方的尊重,不單享有畫畫的自由度,更能享有員工福利、基本底薪,還可以繼續接報章以外的插畫/漫畫工作,使他的生活受到保障,於是他便毅然放下多年的廣告工作,成為此報章的駐報漫畫師。

 

我根本不是搞政治的材料…

08年時,Cuson開始收聽黃毓民等名嘴主持的電台節目,最初認為他們的表達方式很有趣,後來更覺得他們的話很有道理,加上當時激進政黨冒起,Cuson認同他們的理念。他考慮到自己能為社會做的事不多,但觀察到諷刺時弊的漫畫在當年較罕見,所以便踏上了社漫之路。憑著其對政界人物樣貌特徵的敏銳觸覺,加上嬉笑怒罵的風格,上演一場又一場的快樂政治:特首競選、地下唐宮、Dream Bear等, 躍然紙上、活現眼前,成為一種個人特色,瞬即在網路爆紅,廣受大眾歡迎。

請你冷靜啲!

Cuson縱有政治立場,但仍盡量避免偏私,就以最近繪畫漫畫諷刺「梁國雄議員說謊」為例,他被人批評為「幫建制派」,然而他卻認為的確是長毛「做錯了事」,不能粉飾太平:「我們衡量是非,不能有兩把尺。」雖然面對他人的不理解,但Cuson認為他以的個人才華應回饋社會,也不能迎合所有人。面對這些輿論、批評,Cuson直言對其影響不大,只要不會因而負上刑事責任,他都會一笑置之:「因為,漫畫就是另一形式表達自己。」不過社漫都是即興的新聞,如沒有題材,Cuson決不會為畫而畫。

 

因為我是天才啊!

若給Cuson再選一次,他仍會走上漫畫家這條路,他笑言:「因為除了畫畫,我便沒有其他技能了!」他從未想過做畫畫以外其他工作。相較廣告業,Cuson坦言現在的收入確較以往多,而且更令他得到外界的認同與尊重:「以前做廣告只會叫你抄呢樣嗰樣,唔會見到自己個人風格。」反觀現在很多廣告戶向他招手,反而是因他那成了個人標誌的獨特畫風。Cuson會怪自己出道太慢,成名之路其實可以走快一點,卻從未後悔曾在廣告公司工作:「因為在那裡學到了很多知識和技能:除了鍛煉忍耐力、提高效率,亦訓練了繪畫分鏡的能力。」雖然畫畫是講求天分,但天才不是一蹴而就,Cuson歷經千垂百鍊,才能洗盡鉛華,變成今日的咳神佬。

「活」。怪叔叔

 

相對豐盛的工作人生,Cuson卻以「孤獨」來形容自己的現實生活。就算已有老婆,他還是喜歡一個人坐巴士、天星小輪,一個人到港式茶餐廳吃飯,一個人逛書店、看戲,「其實我可以好『宅』。」但Cuson自言樂於享受其中,細聽之下,發現原來也是他獨有的一種生活態度。

 

這是年輕氣盛所犯下的錯誤!

Cuson喜歡坐巴士、天星小輪,因為時間可以慢慢的過,令他可以享受窗外風景,又或細味手中書刊,是慢活;他討厭到酒店high tea,因為茶餐廳便宜、簡單得來又別具風味,是實在;他喜歡到大型書店閒逛,享受自己的作品被排在架上,也欣賞同行作品,是享受。就是這樣,他安於一個人的過,安於做別人眼中的「怪叔叔」。成名後卻未有為他的生活帶來太大影響。雖然逛街、看戲時被人認出、捕獲會暗暗自喜,但他依然故我,仍會感到孤獨。但另一方面,Cuson卻看到自己的改變:「我以前根本不懂去表達自己,然而因為多做了訪問、多到學校分享,也加強了自己表達能力;以往我只顧著打機、虛渡光陰,反觀現在生活不單充實了,更慨嘆時間不夠用。

他一直在玩命!

相較之下,Cuson的老婆Caca是外向、好交友的人,兩人生活上多少也需要磨合,也自然鬧出不少趣事,他毫不猶豫地畫下來,成了他另一人氣作品《我的港女老婆》:「當初畫是如實地反映出我們的生活,同時也為了宣泄自己感情,當兩人相處的不滿積累,就以漫畫表達,意外地令讀者產生共鳴。」同樣,將自己的生活披露人前,也不是一件易事,不但要欣賞Cuson在玩命,其實更要欣賞Caca的器量。


這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縱然彼此的生活南轅北轍,但夫妻倆也有共同的興趣──去旅行。而Cuson喜歡一邊去旅行,一邊

 

把旅行的情景、過程都畫下來。「初時都是看到別人將自己所畫所感,上載到社交網站,自己也試著做,於是便養成這個習慣。在旅程中又能看到其他人的回應,感覺在旅途中仍然跟朋友一起、溝通,很有趣。」當別人拍照留念,他卻能以畫描述,例如別人把機場的登機閘拍下來,他卻選擇畫下來,確非你我都能做到的,也是他與眾不同、能夠成名的原因。

 

 

咳神佬即刻答,二揀一

寄語

「現在的漫畫業是百花齊放的狀態,不再是以往工廠式的運作,但需要兼顧不同的範疇,如:出產品、徵收版稅、稿費等。」Cuson的事業其實已不單限於平面創作,不論是他筆下角色還是真人,也會出現於不同媒體上,個人品牌成了新世代行銷最重要的一環,也能繼續支持他畫下去。Cuson一直樂於提點年青人,有些人會主動請教他畫畫技巧,如:成品的像真度,或畫功上的改進建議。他說:「現在沒有特別的入行渠道,只要透過網絡發佈作品,看看大眾會否喜歡,來得既殘酷但實在。」

 

「不要盲目地跟從成功例子,例如眼見不少漫畫家畫『核突公仔』紅了,於是仿效對方,只會令自己受到局限。」他鼓勵年青人應打好基礎:素描、手繪等,也不要單用電腦繪圖,宜先用手繪,令自己可以多元化發展。最後,他提點想入行的年青人不一定要修讀課程,卻要多磨煉畫功、需勤力練習,多欣賞別人的作品,學懂「取長補短」。

咳神推介:

呢期書展CUSON仲有兩本新書登場,請大家多多支持:
 

《我的港女老婆の東京番外篇》:

出版社:日閱堂

簡介:咳神同港女老婆Caca玩爆東京,又試膠囊酒店、女僕Café、野球Batting Center,又直擊哥斯拉噴火現場。咳神兩公婆帶你暢遊東京,玩盡一切秘點,買盡古靈精怪手信,去盡激安藥妝!咳神插畫,Caca寫攝。

 

《我係貓奴2-貓奴同學會》:

出版社: 皇冠出版社

簡介:天天被港女老婆呼來喚去,他仍然樂此不疲地侍候家中的兩位主人─MuiMui和2Mui,餵貓、倒屎、換水、換砂、買貓砂、買貓糧……雖然一腳踢很命苦,但見到喵星人「萌死你」的表情,卻完全無從招架,覺得又愛又恨……

入行貼士-廣告插畫師

  • 不要盲目地跟從成功的例子,需願意接受批評,汲取意見

  • 多磨練畫技,別限制自己只於手繪或電腦繪圖上,善用現今有效的網絡平台分享作品

  • 本地插畫師多屬自僱人士,初入行時月入僅數千元,有時甚至整個月「冇工開」,但只要堅持信念,不斷增值,總會有發展

  • 初入行者「交貨」必須準時,否則名聲受損,以後便很難有客戶找上門

採訪:張家灝/黎亦琪/溫俊然
攝影:溫俊然

漫畫:Cuson Lo提供
文字處理:張家灝

版權所有:共融教室
2015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