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活》006
人物:蔡雪珍(會計核數  X  爭取SEN權益) 

「滿街腳步突然靜了」

繁囂鬧市華燈下,茫茫人海中如鯽的上班族,也顧不得身邊經過的是誰。而在上環上班的她──蔡雪珍(Snowy),可能曾與你我錯身而過,大家都不過是一名普通OL,但當她扔低電腦、放下身段,就成了一個為有特殊教育需要(下稱SEN)孩子們爭取福祉與權益的母親,更曾在立法會聲淚俱下,為他們發聲。止住腳步,驀然回首,一百萬人就有一百萬個故事,而她背後的故事,定能激勵你、感動你。

 

「活」:爭取SEN權益

 

「我只能獨處 背後全沒有支柱」

還是孩提時,Snowy已覺得兒子與別不同:「仔仔好多嘢都發展遲緩,例如佢唔識爬、講到好少單字。其他小朋友見到爸爸媽媽返屋企就會笑,但佢就從來都唔理我哋,亦唔會望我哋,只係繼續專注玩車、排車。」到他兩歲時才可以站立,Snowy覺得需要正視問題,於是便到健康院為兒子檢查及安排轉介到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做評估。「點知原來你唔打電話去兒童評估中心跟進排期嘅情況,佢係唔會主動同你跟進嘅。佢哋真係唔記得咗我個case。」這種所謂的「跟進」令人無可奈何,亦令她意識到坊間的SEN支援著實不足。

 

延緩了診斷期,其實Snowy已經有心理準備兒子有自閉症傾向,但到確診時,她還是忍不住哭了,因為她很擔心兒子的未來,也不知道如何幫助他。後來,她更發現孩子患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及言語障礙。「當時我自己覺得好徬徨,我都唔明原來幾種唔同嘅病可以共存,自己每一樣野都要重新學過。」令本身已患有抑鬱病的她再要承受更大的壓力,而她的人生迎來了更大轉變。

 

兒子早期有很多問題,加上十多年前資訊未夠發達、資源缺乏,Snowy只有由零做起。她挨家挨戶去找訓練、學方法幫助兒子,就算遠至天水圍的相關講座,她也會去聽。「屋企人又唔肯接受自己同小朋友有呢啲問題,自己都好辛苦,有段時間都好想自殺……」她曾想過服食一百粒的鎮靜劑,但最後都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如果個仔條路咁難行,自己又唔係度,佢會更可憐,無人幫到佢。」孩子,成了她活下來的動力。

 

「試問誰還未發聲」

隨著兒子長大、入學,適逢香港開始推行「融合教育」,Snowy卻遇上更大難關──教師培訓不足、不明白SEN學生需要。兒子就算轉了校,在學校仍被言語欺凌:「同學話佢係垃圾、廢柴。」而老師也不理解他的困難,堅信學生只是懶情,認為用罰抄及罰企來威嚇便能改善,這最終令兒子曾聲嘶力竭地呼喊:「你哋係咪想迫死我?」

這令Snowy陷於崩潰邊緣,猶幸當時有位社工向她伸出援手,引導她為兒子爭取權益。幾經波折、斡旋,才爭取到教育局教育心理學家為兒子再做一次評估,證明兒子需要調適(加時、讀卷及開IEP),但當時學校未能安排,她要再爭取,與教育心理學家、教育局督學、學校等開會,最後才能爭取到她兒子應有權利。歷經多年,這一路走來著實不易,但她從不放棄。及後,她萌生一個念頭,出席分享會、寫網誌,把自己的經驗、心得與同路人分享。「原來同啲家長傾計,先知道依家支援都係不足。我就反思7、8年前資訊無咁發達,呢個情況係正常,但之後重覆出現呢啲情況就好有問題。」當時教育事務委員會成立融合教育專責小組,邀請家長出席立法會的公聽會,Snowy就成了其中一位家長代表,也是她第一次在立法會發言:

「融合教育在過去多年來,對我和我的孩子,是一個折磨,是一個美麗的謊言。(老師)用罰抄、罰企來懲罰一個讀寫障礙的孩子,這樣­是懲罰孩子「看不見的障礙」呀!又有冷言冷語,孩子和我真的很難受!」
 

「我想問教育局,你們有沒有政策要求學校必須執行這些指引?如果沒有,你們寫這些指引給誰看?如果學校唔做,這些指引等於廢紙!」


「及早識別,我的孩子一早已經經歷過大大小小的評估,評估報告也有一大疊,我一早已識別了,是教育局沒有政策,沒有方法令學校必須執行,為何我要受這些痛、這些苦。我不是個別例子,很多家長也是如此。」


「本身我唔係一個好主動嘅人,但就因為大家都有團火、好不忿,好想去表達自己及仔女嘅困難,咁我咪去講囉!」原本只是一名平凡的母親竟要站在大舞台上,Snowy當然膽戰心驚:「第一次去開會好驚,因為在座都係校長、專家,我覺得有點自卑。但係嗰刻,我知道自己係家長代表,我唔可以驚!我嚟係要清清楚楚講返家長立場俾佢哋聽!」

 

自此,我們也在大大小小關於融合教育的會議上,都會見到Snowy的身影-─她為着一班在融合教育下被忽略、壓迫的SEN學生、家長發聲!她說:「縱然重覆或者不知能有啲咩,我都盡量去講。我希望用我微小嘅力量,以生命影響生命,就是這顆簡單而善良嘅心,使我唔再怕羞、唔怕喊、唔怕死!」及後這班SEN家長更成立了香港融合教育關注協會(SEN Cares),Snowy擔任副主席,告訴公眾他們所遇到的情況,期望引起關注。

「職」:會計核數

 

「在世間 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Snowy自言沒有什麼志願,自覺也不是讀書的材料。會考放榜成績不太好,Snowy從同學口中得知當年職業訓練局其下的酒店課程,修畢後更有機會獲得工作,她便躍躍欲試。自知英文不好的她,仍嘗試報讀,兩次面試均被拒絕;到了第三次,連主考官也記得她的樣子,認為她很堅持,於是她便被取錄了。

 

家境清貧的Snowy,沒有太多給予她思考前路的空間,反而造就更多嘗試的機會。初入社會時,不論工時長短、工資多寡,只要別人肯給予機會她都會去嘗試,如:電話接線生、公司接待員。在-次機緣之下,因公司知道她在晚上進修及已取得了LCC高級證書,故此便讓她轉任會計文員──令她在平凡中走出了一條不平凡的路。其實,她也未想過當會計師,直至婚後丈夫因着考會計牌而忙於進修,與其自己獨自留在家中,不如共同努力。於是她便決定和他一起外出温習,最後當上會計師。

 

「我是什麼 是萬世沙礫當中一顆」

Snowy是個將勤補拙的人,她會反覆苦讀。因為抑鬱病,醫生曾勸她不要應試,最後她仍憑其過人意志力,通過了她從未想過能夠合格的14份ACCA考卷,獲得會計師的資格,前後僅花了4年。對比起天資,Snowy認為毅力更為重要。她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未有想過成功,然而她會全力以赴、盡力做到最好。時至今日,Snowy已先後於會計師樓、上市公司及私人機構工作。

 

「會計師在別人眼中會覺得沉悶,但絕不能出錯,如平衡收支時,若發現數據有出入,影響可大可小,故即使是0.01也要花精神找出來。」Snowy解說,一般會計師的工作包括:計數、對數、入賬;至於職位較高的則會負責分析、決策、給予建議。


Snowy雖然沒有大學畢業,卻從不厭棄自己的工作。現在的她已具備會計/核數的專業資格,但卻自謙為「會計文員」。她也試過離職前工作至凌晨,為每個工序都寫下了提示,想下一手能容易跟進。就是這種有責任心、顧及別人的性格,令她就算離職後上司也會再次找她工作。相反,她曾遇到大學畢業的會計師恃才傲物、不肯求問,雖然學歷高卻欠缺生活常識,就連銀行月結單也不懂閱讀;亦見過核數同事向公司申報不真實工作小時。因此,她對想入行的人,作出以下提醒:一)不懂就要主動問、二)不要遲到、三)不要怕吃虧,希望大家能銘心。

寄語

 

「抬頭吧 相信愛 你便能飛」

面對大量的工作,Snowy會訂下合理的完成時間、量力而為。現在的她會把兒子放在第一位:「因為兒子能夠健康愉快地成長,這就是我人生最好的成績表。」她尤其著重品德培育與身教,她用愛與他一起學、一起試。即使兒子現在已經15歲,仍然願意晚晚跟她談心事;當他感覺到言語上傷害了母親,也會跟她道歉。

「我成日叫其他家長唔好放棄,因為每個小朋友都有佢嘅特定時間表,唔好心急,亦唔一定要小朋友跟足我哋要求。」這是Snowy的經驗之談,故她希望每個持分者可以多給予SEN孩子多一些時間、接納、關心和鼓勵,了解他們的真正需要,大家便能看到他們的進步。她續分享:「我見到啲家長,明明個小朋友畫畫好靚,但個家長都唔會讚。點解唔俾啲鼓勵佢,欣賞或者讚下佢呢?永遠只係介意佢係學科唔合格,雖然佢唔一定可做畫家,但你都可以欣賞下佢,讚佢係依方面比其他小朋友叻、有天分。原本佢哋係一粒會發亮既小星星,可惜大家只用一把特定嘅尺(學分)去睇,變咗佢哋係閃、有才華嘅,你哋都睇唔到。」

 

上天賜予每人一對透明的翅膀來到地上,要我們經歷,用愛心染上不同的色彩,才可在日光底下,振起絢爛的翅膀飛翔。而Snowy的故事,也證明了普通人也能如鷹般展翅上騰,願這也成為你我的鼓勵。

 

 

相關連結:

*Snowy Choi和兒子一些成長經歷,網誌分享:

http://snowychoi.mysinablog.com/

 

 

*分享影片(1)-立法會會議片段:

*分享影片(2)- 有線新聞訪問「小事大意義」-「拉出真我」片段: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wish/videoPlay.php?video_id=1007346

入行貼士-會計師

  • 想做會計師,要年滿21歲,完成香港會計師公會(HKICPA)的專屬考試Qualification Programme(簡稱QP),持3至5年會計師指導的會計工作經驗,成為該會(HKICPA)會員

  • 申請報考QP要求:持大學會計學士學位,完成一個兩年的會計課程;或副學士課程,再考一個名為Professional Bridging Exam(PBE)的考試;或持本港大學的非會計學士學位,再完成一個名為Conversion Programme的課程

  • 為符合會計行業的經驗要求,一般初級會計(尤其核數職位)多願意接受較低薪金。大型會計師行(行內稱為"Big 4")起薪可達到大約一萬二千,但受聘者多是業內精英

採訪:張家灝/黎亦琪/溫俊然
攝影:溫俊然
文字處理:張家灝

版權所有:共融教室
2015年6月

蔡雪珍小檔案

  • 註冊會計師及核數師

  • 育有一名學習障礙(患有讀寫障礙、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及言語障礙)的孩子

  • 因著自身經歷,多年來積極爭取有特殊教育需要(簡稱SEN)學童的權益,並參與創立「香港融合教育關注協會」(SEN Cares),擔任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