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活》021
人物:胡海峰(羽毛球  X  遊戲機)

胡海峰,一個普通的名字,你和我都可能不曾記得。但你可知道胡海峰曾經代表香港參加兩屆「特殊奧運夏季世界比賽」,更贏取兩面金牌的殊榮。今天,就讓我們以對談的方式,讓大家更了解這位特殊奧運的運動員。

「職」:羽毛球

問:爲什麽你會開始打羽毛球?

答:參加了學校選拔賽並成功入選,每星期接受共四小時的訓練。入隊後再慢慢培養對羽毛球的興趣。我最喜歡單打形式的比賽,因爲較有成功感。羽毛球員伍家朗是我的偶像。

問:你參加過甚麽比賽?當你得知可以出國比賽,自己和家人的心情怎麽樣?

答:「上海特奧」(2007年)和「雅典特奧」(2011年)。出國比賽感到開心又興奮。因外出比賽,可以去見識一下,而家人亦很替我開心,並尊重我的決定。

問:你最深刻是哪場比賽?

答:最深刻的比賽是「上海特奧」。當時遇到最強對手——中國隊,在先輸一局的情況下,形勢非常不利,但隨後追回兩局而最後獲勝。

問:當你得到這麽多獎項,最想感謝誰?

答:最想感謝由高小開始教我的教練李sir,在比賽休息時,他教我應付對手的策略,是令我在比賽獲勝的關鍵。

問:你覺得甚麼時候最辛苦?

答:比賽壓力令自己辛苦,怕自己表現不好而連累全隊。另外,在中二、中三時,曾因經常做體訓練能和重複練習動作,感到太辛苦,想過放棄打羽毛球。

問:你爲何可以堅持一直打羽毛球?

答:打羽毛球使我有成功感,加上教練的鼓勵與提醒,令自己想堅持久一點,從未想過要嘗試其它運動。

問:你整個運動員生涯裏最辛苦、最困難的是什麽?

答:最辛苦的是要克服體能訓練,還有最困難的是應付比賽,試過比賽時打一局已經無氣(「上海特奧」遇到強勁對手時)。

問:你在打羽毛球中學到了什麽?

答:打羽毛球學到如何與人相處,學員們在訓練時互相幫助和提點,還學到要接納和尊重別人,例如在比賽時不會怪責隊友失球等。

問:你何時退役?之後曾做過什麼?

答:20歲左右開始專注工作,少了時間打球。退役後便投身餐飲業,專注於咖啡店的工作。有時會想打球,尤其是放假的時候。

「活」:遊戲機

問:你平常有什麽興趣嗎?

答:打機。我平常最喜歡玩「Candy Crush」,覺得頗有挑戰性,過到每一關都好開心,很有成功感。但因平日太累,不會花太多時間玩(每日大概30分鐘左右)。通常會在假期或放工後玩。除了「Candy Crush」之外,我亦喜歡玩射擊遊戲和電腦遊戲。

問:玩「Candy Crush」有什麽好處和難處嗎?

答:好處是可以令我放鬆並訓練思考,而難處是要多動腦。

問:除了打機之外還有什麽別的興趣嗎?

答:咖啡拉花,最近公司讓我上堂,並在餐廳有練習機會。

寄語​

胡海峰在此勉勵年輕人:「想做運動員的話,就要努力,不斷訓練,遇到困難不要逃避。羽毛球有『跨步』、『吊球』和『米字步』等技巧,要將這幾個步驟練得純熟。同時家人的支持和鼓勵亦非常重要,我特別要感謝李sir和劉教練,他們教會我羽毛球上的技巧及如何與人相處。」

香港特殊奧運會職員的話

筆走至此,香港特殊奧運會職員在場也分享了智力障礙運動員的不少點滴,讓我們對特殊奧運會運動員有進一步認識:「特殊奧運會運動員特別的要求在於有好的自理能力,以達到教練要求。他們比一般運動員更專注、更投入。殘奧和特奧的分別在於殘奧運動員有肢體殘障,而特奧運動員則是有智力障礙,通常較難從外觀上,辨別出誰是智力障礙的運動員。」

「在能力方面,智力障礙的運動員通常理解能力較弱,教練只好把動作拆件,從細節去訓練他們。他們與一般運動員能力無異;在情緒方面,自閉症的運動員較難表達自己的情感,很多時候需要外界理解他們行爲背後所表達的意思。」

「香港特殊奧運會除運動項目以外,還有其他範疇的項目,例如:領袖訓練、健康、幼兒、火炬跑、義工計劃等。現時,香港特殊運動界經常被認為次一等,奧運較多人關注(如電視台直播),特殊奧運會則較少人關注。對於整個界別發展,建議有關部門要從教育入手。雖然推行融合教育有困難,加重教師壓力。但教育是推動整個界別發展的必要條件。政府應多撥資源。特殊運動員身體機能無異,只有智力問題。特殊運動員沒有退役年齡,有超過40歲運動員,仍然參與各項賽事。社會大衆應要放下偏見,不要怕接觸智障人士,他們的能力會超出預期。」

編採:許偉祺、張家灝溫俊然、黎亦琪
出版:共融教室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

訂閱《職活》

Congrats! You’re subscribed